棋西

勘太郎
坂道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求投喂

金和格瑞之间的一步
生死之步

【all金】你,属于我 3

      警报!警报!  人物ooc【我尽力了,但嘉总写的有……请见谅】

      文有什么不好,提出来,我想要互动,所以这次更的粗长粗长的。
      所以请不要吝啬,和我互动吧!
   

          _皿_皿_皿_皿_皿_皿_  回转寿司

      橘黄色的灯亮着。
      卧室里,两个金毛,一只躺着一只站着。
      嘉德罗斯随及扑上床,眼里泛着幼稚的冷光。这是我的床,谁让你扑上去的。
      金手一扭,不要生气嘛。反扑。
      这个渣渣力气还挺大的。 嘉德罗斯逐渐升起了兴趣(好胜心)。
扑,反扑,扑,反扑……

      叮铃铃叮铃铃
       “嘉德罗斯!嘉德罗斯!起床啦!”  一个身影扑上来床。
       “咯吱”
       “吵死了渣渣!”一声怒吼,大清早被扑醒,不想活了吗
       睁眼一看,一张放大版的笑脸就在眼前,似乎把阳光带了进来。 
      “再不起来,早饭就要凉了”声音似乎带了那么一点委屈。
       不对,昨晚,这个渣渣,好像还是,和我一起睡了? 嘉德罗斯脸颊慢慢升红。
      一颗纯洁的少男心满怀了大男子主义。我睡了他,我要对他负责!
      看着泛着热气的早饭和金,别别扭扭的走了过去“放心,渣渣。既然我们都这样了,我,我会对你负责!”
      “嗯……?” 金表示没有听懂。
      “渣渣!反正,你以后一直跟着我就行了!”
       “好呀!嘉德罗斯。我们快一起吃饭吧。”金表示,这句话他听懂了。
   【学校】
       “祖玛祖玛,今天老大心情不错诶”
       “嘉德罗斯大人是遇到了什么开心事嘛。”
       “哼”

      不知不觉,一个月的时光飞快。
      金悄悄进入了嘉德罗斯的生活。
      王者觉得有个这样的渣渣,勉强不错。

      暗处:“找到了”
      “哪”简洁明了的一个字
      “呵~我告诉你有什么好处呐~呐呐呐~别心急嘛~~你去找找你干架的金毛去”
       芦荟头皱了皱眉头,那家伙……利索的转身离去。
       “呵呵呵~金,好久不见呐,越来越想快点见到你了~” 【凯莉大佬又开始搞事情了】
       放学后的傍晚,在嘉德罗斯家旁守着一个很有个性的少年。
      他对于嘉德罗斯来说,可以说,天降奇迹。
       万年看不顺眼、又不想惹事的格瑞主动来找他了。 哼,怎么,是想求我下一次考试让让他。
      哈哈哈哈哈!不可能!
      格瑞看着这个小屁孩,就在那张狂而又中二的笑容中,有一种嘚瑟的气息,怎么办,不想管人设了,揍一顿不算欺负儿童吧。不行,金……呃!真的……好,欠揍……
      “你,为什么在我家门口。格瑞,不会是想求我让我考试让你吧,不可能的。”
       “……”格瑞在想金金(静静)
       “算了,今天我没心情,明天再说”      
       看了看家里亮着灯,想想那个渣渣,饿了。 当然,嘉德罗斯想到的,格瑞当然也注意到了。
    【祖玛和佩利:王妃的魅力】
      嘉德罗斯看着不作声的格瑞,不耐的转身,利落的转身开门,关上,卡住,嗯?! 再关,两股眼神相互对视,暗中较劲。
      嘉德罗斯:什么鬼!
      格瑞:金!(内心戏:要不是为了不会吓到金,我会特意等你回家???)
       用力。抵住,推。 门就这样纹丝不动。
       “嘉德罗斯,你回来啦!欢迎回家!”人未到,欢快的声音就到了。
       听到声音,两人愣住了。(门:终于不使劲。挤死我了,我就是夹心饼干的馅是吗)
       这时,格瑞凭借身高优势,挤进去了。
       第一局,嘉德罗斯败。
       “渣……”
       “金……”一声本应冷清至极的声音,却在叫名字时,似乎包含了万千情绪。
       “你好呀!是嘉德罗斯的朋友吗,我叫金”
       金看着芦荟头的发型,立马断定了这是嘉德罗斯的朋友,有个性!
        “哼!他……”嘉德罗斯不屑的想表示,却……
        “恶党,你怎么也来了?!请走开!离在下的王子殿下至少三尺远!”
       “怎么,你这个没马的恶心骑士都能来,我就不能来了!?我是来接我们海盗团的夫人回家的!”
       “不许用你那肮脏的嘴提起我的王子殿下!请注意言辞!!!”
       “大哥,那是你弟媳”
       外面的吵架声明显大于室内的说话声,说明这门,隔音效果不好。
     【格瑞:凯莉,好样的。这情报……mmp】 【凯莉:哼,你威胁了本小姐~况且我都迟了那么就才告诉别人的~】(西:其实是算好时间想看热闹吧 凯莉:你自已闭嘴还是我帮你闭 西:#$@iflyt#$*#$)
       被接连打断了两次说话,嘉德罗斯脸有一层黑气笼罩。
       “你们好呀!快进来!”金短腿一转,门被打开了,“你们都是来找嘉德罗斯玩的吧。”
       门瞬间打开的一刹那,两个互相瞪眼,来不及收拾表情,身后有一个浑身散发着蜜汁气息的人。
       嗯,果然是嘉德罗斯的朋友。嘉德罗斯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饱含着这个信念,金又扬起了笑容“大家快进来呀!”
       “王子……”
       咚!雷狮一把推开挡在他前的安迷修。
       “小鬼,我找到你了” 笃定的语气,似乎金只是在与他捉迷藏。
       金,很不解。为什么刚见面的人要摸他脸。他的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不过,大家都是朋友嘛,摸脸应该很正常吧。
       金微微歪了歪,雷狮的眼神暗了暗。
       金不在意,不代表在场的其他几位不在意。
      格瑞眯了眯眼,仍稳如泰山,大概,请忽略他手上不知为何出现的突然弯曲的棒棒糖。
        “恶党,把你的手从我王子殿下的脸上拿开!!!”刚起身的安迷修不接受于现实:王子殿下被轻薄了,我我我,在干什么!
       卡米尔,在做自我心里建设:没事,先把金带回家,到时让大哥好好认清金是他的弟!媳!
      嘉德罗斯很不开森,很不很不开森。为什么这明明是他家,这些渣渣就这么进来了!?为什么,这渣渣明明是他的,这些虫子却全来妄想触碰他的东西。
      “滚!全给我出去!”
      金表示很困扰,看不懂嘉德罗斯对待朋友的态度,但想了想这一个月,帮帮他吧。
     “螺丝!” 略带埋怨的语气。
      四人心里一酸,这名字叫的……
      嘉德罗斯心里平衡点了。
“谢谢你们照顾螺丝,你们真是好人呐!”
      好人卡get!
     没事!四人表示收到这卡多到已经没有什么心理波动了。
       嘉德罗斯:渣渣道谢是因为我,心情……哼,渣渣  
      “螺丝在校给大家添麻烦了,我替他谢谢大家!刚刚他太激动了,所以……嗯……大家都是螺丝的朋友,那也是我的好朋友!毕竟,螺丝,可是我,最最最重要的,弟弟!”
      滴滴!朋友卡get!
      滴滴!弟弟卡get!
      嘉德罗斯的脸色有点像调色盘。本来色彩缤纷,听到最后,混在一起,全黑了。特别是最后一句话,怎么听,怎么别扭!
      其他四人表示毫不意外。如果金能开窍,那么就不会有嘉德罗斯什么事了。
      所以,有时候,情商低点也挺好的。虽然大多数情况下很痛苦。

【all金】你,属于我 2下

      “渣渣!下来!”
      “是你唤醒了我吗?”
       仍是这个问题,似乎不回答不罢休般。
      “下来!” 回答嘉德罗斯的是更紧的熊抱。
      身上暖暖的触感与凉凉地板形成鲜明对比。
       “你……先……让我……起来”
       压抑着怒气声音,似乎是第一次遭到他人反抗,却又只能不由自主的忍气。
      奇怪……王者,妥协了……在渣渣面前……
      金下来时,嘉德罗斯才不会承认有那么一瞬间的不舍。
       但……
       好暖……
      王者是不会承认的。
      面对坚持,傲慢在逐渐消逝……又一次妥协……
      那一声微不可惜的“嗯”,是回答……
      “啊,我叫金。你叫什么名字?”
      比声音更具有感染力的,是那个笑容,有一种守护或说收藏的冲动。
      王者,恍了眼……
      只是那么一瞬间。
      王者觉得,有这样一个渣渣,在日后的时光中消遣,似乎……不错。
       “嘉德罗斯。”
      不可一世的态度仍没变,伴随的是习惯性的抬眼。
       “假的螺丝?!这名字……好怪啊”
      嘟囔声不大不小,正好让嘉德罗斯刚刚的想法消散。
       “渣渣!你说什么?!有胆你再说一遍!!!”

【all金】你,属于我 2

       嘉德罗斯看着他的脸,白嫩嫩,有点想咬一口。
       那就咬一口吧。
       嘉德罗斯从不是一个委屈自已的人。
       两头金发混在了一起,分不清谁是谁。
      不一会分开时,躺着的人,白白嫩嫩的左边脸颊上一个浅浅的牙印,带着点粉粉的颜色。
       嗯……比嘴唇的颜色有点浅……这嘴唇怎么有点像果冻……也咬一口吧……
       凉凉的,软软的,咬不下去……
       嘉德罗斯猛地抬头,耳朵有点难得的泛粉,习惯性扬起了头,却禁不住用眼角偷偷瞥了撇下面。
        一双湛蓝的眼睛,泛着点迷茫与仿徨,一眼望去如同望进了蓝天般。 下一秒,嘉德罗斯刚想正视他,一个人影飞扑向他。
        “是你唤醒了我吗?你好呀!”
        第一次听见,不可思议般,声音真的如阳光般,驱散或说直达了嘉德罗斯的心底。
        耳朵不是泛红,是通红了。
         ……这种感觉……

【嘉金/瑞金……all金……】你,属于我

         今天是嘉德罗斯十岁生日。
        “咔嚓”   
         打开门,暗着的灯,说明了一切。
         作为有一对科学家父母的良好基因继承者,嘉德罗斯已经习惯或说是从不在意独自一人行进。
        十岁的他已有高中水平,这惊人的自学能力,也使他有蔑视他人的资本。
         嘉德罗斯扫视了一圈,有一个橙色的礼物盒摆在客厅,显得格外显眼。
         嘉德罗斯撇了撇嘴,嗯,不用找了,不过渣渣就是渣渣,每次都来一样的套路,也不腻。
         不知是不是它比往年大的原因,竟勾起了嘉德罗斯的好奇心,使他以一种迫不及待的心情抽解开了橙色的丝带,打开来,映入眼帘的是带有一抹黄色的人。              嗯。人?!和他一样黄色的头发?! 啧,究竟那两个渣渣在搞什么鬼。
          嘉德罗斯 又打量了一番,发现在那胸前,有一朵向日葵和一封信:  
          罗斯,祝你十岁生日快乐!
         爸爸妈妈很抱歉这次生日又不能及时赶到你的身边,陪你一起度过。但是,噔噔噔噔,这一次的礼物,新型人造人,他可以替我们陪在你的身旁。为他取名吧。他属于你。
                                                            爱你的爸爸妈妈
          嘉德罗斯看完,抿了抿嘴,想着在非洲研究动物的父母,拉了拉围巾,目光又重新回到礼物身上了。
           嗯,金色的发质,好像比他柔软些,应该和他差不多高,满意的点点头,没有比他高,那两个渣渣还可以嘛。 身上的衣服是橙色的运动装,很配头发。
          睡着了……看上去……像……天使……
          见鬼,他怎么会这么想。 ……他真的不是人吗……
          嘉德罗斯手不禁戳了戳脸蛋,手感不错,又面不改色的顺手捏了两把。
          不过……嘉德罗斯低头,又看了两遍信,翻了翻,突然揉成一团。
           这两个渣渣!怎么启动!?写都写不清楚!